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English
无锡健康网
马云对完美公司的评价
编辑:刘凯    点击数:54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15 3:51:52    字号: 放大 缩小
 

我们还可以注意到一个现象,读韦伯的文本,里面几乎没有意识形态的激情,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》是一个很突出的范本。因为韦伯从读完博士以后,从他的博士论文《中世纪贸易公司史》,到后来坚持了一生的方法论立场,就是尽可能地克制意识形态的冲动,克制所谓价值取向上的无理性冲动。他要求先把事实判断搞清楚,所谓价值中立,实际上就是指的事实判断和事实陈述力求客观性。可以说《新教伦理》是一个非常经典的范本。因为按照韦伯本人的经验判断,他说,一个恪守知识诚实态度的学者,只要他一进入这个价值判断的领域,事实判断的客观性可能就不复存在了。

比如,他认为马基雅维里是一个伟大的天才,但仍然受缚于时代。马基雅维里尤为关注君主政府,但《君主论》中的原理无一不在后世遭到驳斥。然而,这并不意味着马基雅维里思想浅薄,而是因为其学说不过是特定时代的产物,反映着特定的历史现实。“这个政治家犯下了许多错误……皆因其生活在过早的时代,从而不能成为政治真理的好裁判。”(David Hume, Essays: Moral, Political, and Literary, Liberty Fund, 1982, p.89.)世事推移,时代与社会均已发生了巨大改变,商业的巨大力量开始展露,引列强侧目。把曹丕叫来,训斥一番,说:曹洪在你爸爸的时候,建有大功,没有他,我们哪有今天!又把郭后叫来,说:今天曹洪死,明天我就把你废掉!郭后只有哭着苦劝,曹洪才能保住性命。我们读到这里,不妨闭上书本,想一想:钟繇等人的心中,曹丕是怎样一个皇帝?钟繇等人之间的私下谈话,说到曹丕,会是一种怎样的表情?这些事情,史书上不会加以记载,但我们读者只要稍想一想,答案不难浮现。

在很大程度上,洪特将《国富论》第三卷的历史叙事视为斯密对《论公共自由》的注解,并将商业社会与商业共和国的兴起理解为:商业从野蛮人统治和封建暴政下突围,逐渐获得自由立法力量的进程。重商主义时代的来临、“贸易之忌”的出现正是这一连续进程的结果。商业不仅塑造了国内的民情与社会结构,也重塑了国际政治体系。“在大型领土国与专业商业政治体之间的劳动分工,从十六世纪晚期开始就被扰乱了。在所谓的‘重商主义’时代,在节节攀升的军费开支压力下,欧洲的主要领土国开始投入到经济权力的竞逐中,努力通过对外贸易产生的盈余来获得霸权优势。一种新型的国际体制应运而生,取代了领土国与体量小但专业化的商业政治体(大部分是商业共和国与城市国家)之间亲密而互补的关系。在这种新型体制中,领土国凭其自身的努力就已成为国际商业主体……用大卫·休谟的一句名言来概括,在十七世纪,商业首次便成为‘国际事务’。”(349页)

其实,苏东坡也讲形似,如他记录过黄筌画飞雀“颈足皆展”的错误,还描述了蜀地牧童对戴嵩笔下的斗牛“掉尾”的指责。他精敏绝人,洞察秋毫,李公麟的《贤己图》众人“相与叹赏,以为卓绝”,唯独苏东坡瞟了一眼,就指出那俯盆疾呼“六”的赌徒是闽人,因为仅有闽语呼“六”张口。苏东坡也有工细的作品,如画蟹可“琐屑毛介,曲畏芒缕,无不具备”。他甚至下过写实的功夫,能在路边民家的鸡舍猪圈间,见“丛竹木石”,便“图其状,作竹叶,纹缕亦细”。当然,他绝不会以形似损伤意趣,以描摹破坏“常理”。外国对本国文化的影响就常常是这样。必定会(在它影响的国家)改变形态,但是其根源大多还是共同和相通的。就像论坛中有人比较东方和西方,确实西方很简单地说是人类中心主义的。然而东方是自然之中也包涵着人类的想法。所以中国、日本和韩国都存在于大的东方框架中。在另一个框架里,有俄罗斯、意大利、法国、美国等。两大文明之间大不相同。虽然伊斯兰国家也是,但是暂时不提了。总之,现在文化依旧主要分为东方和西方。第三次调查,就是1958年的那次,主要就是社会历史调查,实际上应该是社会历史文化调查,语言是一个很重要的点,因为识别少数民族的主要根据就是语言。咱们看斯大林民族识别的“四个特点”,1950年还是1951年,周恩来到苏联见了斯大林。斯大林不太了解咱们中国这个回民是怎么回事,(所以)当面问周恩来,原话我是听传达的,斯大林不太理解,说你们怎么进行民族识别啊?周总理就根据咱们中国的实际,(回答说)我们做了一个变通,承认是民族。后来毛主席提出一个原则,叫“名从主人”。

几十年来,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》这部学术作品在中国被广泛讨论。至今,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》在中国已有13个翻译版本。值新版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》出版之际,北京世纪文景邀请该书译者和研究者阎克文以“《新教伦理》的误读史”为主题进行了分享。本文根据阎克文在会上发言整理。

米芾的志趣不在安邦治国,全在艺事。但他仕途困顿,数遭贬黜,仍令烦郁不平横亘于胸,他是痛快人,要宣泄,就把那烦郁不平化作惊世骇俗的奇异癫狂。若有必要,他也会正色“辩颠”。真颠假颠,亲朋好友自然心中有数。黄庭坚就曾代他剖白:“人往往谓之狂生,然观其诗句合处殊不狂,斯人盖既不偶于俗,故为此无町畦之行,以惊俗尔。”苏轼赞赏他,但当他“辩颠”之时,却要调侃。一日,苏轼请客,米芾等十多位名士都在,半酣之际,米芾突然起身,对苏说:“世人都说我颠,请您评定。”东坡多幽默,借出孔夫子的名言回答他:“吾从众。”引得合座大笑。

将足球剥离政治,是球迷和整个足球界的追求,但政治因素却很难完全“划清界限”。所以,古人确信科学艺术只能在自由政府中变得繁荣,但休谟发现,这一信念在现代社会中受到了越来越大的挑战:在君主制的法国,科学与艺术都发展到堪与任何国家比肩的完美程度(同上,p. 91)。休谟遂将此命题修正为:商业唯有在自由政府中变得繁荣。古人的信念不再适于现代社会,就好像马基雅维里的命题在后世受挫,因为政治理论均有其“历史性”。休谟对命题的修正乃是对社会“革命”的呼应:商业社会兴起,商业成为塑造权力结构、社会风俗的强大力量。自然,商业也可能造就新的腐败,需要政府严加关注。在新的历史条件下,商业成为国家事务的核心议题;商业也以重新塑造着欧洲的公共自由,将共和精神以风俗和“权力平衡”的方式输入君主国中。

(来源:无锡健康网